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葡京网上娱乐 > 湖南警察包庇毒贩案还原:或仍有保护伞逍遥法外

湖南警察包庇毒贩案还原:或仍有保护伞逍遥法外

2018-07-05 17:14

警察包庇毒贩案图解。

警察包庇毒贩案图解。

郴州市公安局。(中国青年报记者 洪克非 摄)

郴州市公安局。(中国青年报记者 洪克非 摄)

  本报记者 洪克非

  2014年5月9日,湖南郴州资兴市人民法院一审分别判处郴州市公安局原侦查员王斌、余菁有期徒刑10年、6年。然而,缠绕在诸多当事人心中的疑惑并未消散。

  “在公安局丢失或者被偷的500克毒品至今没有刑事立案调查,多名证人证言反映有警方要员为捞出毒贩受贿却无人理会……”郴州市公安局禁毒支队三大队原大队长黄百炼向中国青年报记者陈述了其中的“猫儿腻”,直指震惊一时的郴州警察包庇毒贩案仍有“大佬”逍遥法外。

  这位禁毒功臣、独自抗争4年多最终将涉罪的“同事”送入监牢的民警,却遭受了被“集中谈话”、“隔离审查”、“停职”、“免职”等一连串打击。

  “黄支队讲你材料要不得”

  如果放在今天,黄百炼称自己可能不会再蹚这行的浑水。但在2008年,时任郴州市戒毒所副所长的他参加市局竞争上岗,转任禁毒支队三大队大队长。当时他激情满怀,总有“办个大案”的冲动。

  郴州市公安局禁毒支队下辖三个大队,时任支队长费丰玉,政委谷美云,负责业务的副支队长是黄中祥。

  2009年7月18日晚,黄百炼接到郴州市北湖区同心小区有人贩毒的线报后,将正准备贩卖毒品的嫌疑人曹智磊当场抓获,从曹智磊身上搜查出麻古一包、冰毒两包。在曹智磊的住处,警方还搜出麻古2380粒,冰毒、K粉、大麻等毒品6包。

  在协警及嫌犯见证下,黄百炼用自家的相机拍下了数张现场图片。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这些图片在后来他遭诬陷之时,起到了力挽狂澜的作用。

  与曹智磊同住的、脖颈上带着粗大金项链的贩毒嫌疑人邓波也被一同押回警局。

  7月19日凌晨,副支队长黄中祥来到警局,简要询问了案情。在一名协警协助下,黄百炼清点后将毒品集中放到一个盒子里并收入办公室的壁柜里——他说,虽然与湖南省公安厅《办案指南》的要求不符,但这是严格按照支队当时的规定操作的。

  按照湖南省公安厅《办案指南》的规定,缴获毒品后,应该由支队内勤清点,然后放入支队专门设置的储藏室保管,化验后将化验单交办案单位;而郴州市公安局禁毒支队的规定是,缴获的毒品由大队保管,送交化验后再交给支队,而大队没有专门的储藏室,也没有保险柜,只能放在办公室的壁柜里,壁柜还没有锁。

  讯问笔录显示,曹智磊当时交代,租住处缴获的毒品是同住人邓波的。他和谢赛华、谢当杰两人都是帮老板邓波“送货”的;毒品则是从广东惠州一个叫“明仔”的毒贩那里贩运到郴州,每次贩毒量都很大。

  一起跨省市特大贩毒团伙案告破,黄百炼回忆说,当时的疲惫感一扫而光。该案随即被定名为“7·18”案。

  但案子并没有按照黄百炼的设想发展下去。

  7月19日下午,三大队民警王斌称按黄中祥指示向黄百炼要走对曹智磊、邓波的问话记录。之后说,“黄支队讲你材料要不得,让重新问话。(这里)不关你的事了”。

  黄百炼说,当时他以为是自己刚来,案卷材料搞得不规范,并没有往别处想。

  马仔进了看守所 毒贩成了见证人

  在讯问现场,黄百炼见证了随后重新进行的那场令他一生难忘的审讯。

  王斌问曹智磊:“贩卖毒品罪法院可以判你十五年、无期甚至死刑;非法持有毒品罪法院会判你七年以下徒刑,你愿意作贩卖搞还是非法持有搞?”曹智磊想了想,答:“作非法持有搞。”王斌又问:“你吸毒有几年了?”曹智磊答:“我从不吸毒,不信你可以验尿嘛。”王斌问:“你不吸毒,持有这么多毒品在家干什么?”曹智磊答:“那么我就承认吸毒。”于是,缴获的大量毒品变成了供曹吸食消费的,邓波则轻松逃避了法律追究。

  黄百炼被这场“审讯”惊呆了,他向黄中祥“投诉”,黄中祥却承认王斌按非法持有罪问话是他的意思。

  经黄中祥审批再报局领导同意后,曹智磊被以“涉嫌非法持有毒品罪”刑拘,邓波则被释放。

  黄百炼对此坚决反对,最终黄中祥决定:邓波被作为一般“吸毒人员”先送郴州市精神病院的自愿戒毒所戒毒。

  心怀疑虑的黄百炼留了一手——“我打电话给戒毒所的负责人,说邓波系特大贩毒嫌疑人,除非我亲自在场,否则绝不放人。”

  判决书显示,王斌、余菁二人对曹智磊非法持有毒品罪书写了有关法律文书及案件材料,但在组织材料时没有将黄百炼对曹智磊、邓波所做的材料装卷,只是将自己所做的讯问笔录及王斌重新开具的《扣押物品文件清单》装卷。

  500克毒品丢失

  黄百炼的执拗牵出了一幕大戏。

  7月21日,休息一天来到办公室的黄百炼与禁毒支队一大队大队长呙承良一起议事。黄兴高采烈地说起了前天破了大案的事情,他打开毒品保管盒子顿时吓出一身汗:少了两包毒品。一包是曾经被黄中祥在19日下午用手掂量过、重约500克的麻古粉,里面夹杂着十几粒麻古粒;另一包是大麻,重量不详。

  此时,正巧王斌进了办公室。黄百炼问王斌毒品下落,王斌漫不经心地说了句,“丢了”,顿了一下又继续说:“反正扣押清单上你又没有记录。”

  黄百炼说,他不但记录了,还在头一天和支队内勤一起将破案经过以及缴获毒品数量上网报湖南省公安厅了,而且,19日下午支队内勤曾品红也看到过这两包毒品。王斌打断他:“那你就把它从网上删掉。”

  黄百炼向记者回忆,和王斌的这番对话有一大队长呙承良在场,在后来历次的调查中,呙承良也作证说,他的确听见王斌说毒品被他“丢了”。

  但当天下午,王斌就毒品“丢失”一事写的经过说明却声称:“(19日第一次接触案件时)一进办公室就没有看见这两包毒品”。黄百炼开始怀疑王斌的用心:因为在他于案发现场拍摄的照片中,那两包毒品清晰可见。

  在禁毒支队另两个大队长的建议下,黄百炼随后向支队领导汇报“7·18”案中王斌的种种蹊跷之处。支队长费丰玉和政委谷美云决定将黄中祥、王斌叫来核实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