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澳门大阳城娱乐 > 农民自创联合国总司令部 成员数百人遍布十余省

农民自创联合国总司令部 成员数百人遍布十余省

2018-07-05 17:13

视频加载中,请稍候...

 

扮联合国官员男子受访

play 扮联合国官员男子受访

男子冒充联合国官员

play 男子冒充联合国官员

男子伪造的证件。

男子伪造的证件。

男子伪造的证件。

男子伪造的证件。

5月17日,岳阳监狱,自称是联合国官员的男子被当场抓获。

5月17日,岳阳监狱,自称是联合国官员的男子被当场抓获。

吴廷标在监狱办公室大声要求警察放人。

吴廷标在监狱办公室大声要求警察放人。

  “联合国维和部队总司令部”里的行骗者

  农民自创山寨“联合国维和部队总司令部”,宣称享有特权并可寻宝藏,组织遍布云贵川等省,成员涉及数百人,警方屡查难禁

  这场警方与“联合国维和部队总司令部”的荒唐较量,虽因吴廷标勇闯岳阳监狱而进入公众视野,实则已持续数年。

  由浙江农民余思高创立的“联合国维和部队总司令部”,经4年发展,组织成员数百人,遍布贵州、湖南、湖北、重庆、河北等十余省市,他们不仅敢于去监狱提犯人,而且敢在银行存假币、坐火车不给钱、骑摩托车不带证。

  而湖南农民吴廷标,赴岳阳监狱并非只是其“一时糊涂”,而是其一贯逻辑的延伸,他不仅为组织发展新成员,还按月收取费用,供养给上级。

  在警方彻底将这个荒诞组织铲除之前,一批一批的新成员将加入其间,成为下一个“吴廷标事件”的伏笔。

  本报首席记者 曾鸣 发自湖南保靖县

  5月17日下午4点35分,岳阳监狱三监区监区长杨海波在值班,一高一矮两名男子来到面前,问“杨海波是哪位?请让他快来见我们!”

  得知眼前的人就是杨海波,高个男子拿出四份文件——《关于请求将林国昌保外就医回家赡养慈母体弱多病的申请报告》及国家领导人的回复,司法部、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印发《罪犯保外就医执行办法》的通知,《中华人民共和国老年人权益保障法》,《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保护法》。

  “我们是专门来提你单位罪犯林国昌保外就医回家的,这里还有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领导人的亲笔回复,请立即将林国昌交给我们带走!”高个男子极其强硬。

  杨海波糊涂了,保外就医和“环境保护法”有什么关系。

  杨海波试着去解开疑团,随后他发现了一则冒充联合国维和部队官员行骗的奇异故事。

  而记者调查发现,利用该身份行骗的故事,已发生在贵州、湖南、湖北、重庆、河北等十余省市。每则故事都有着光怪陆离的荒诞色彩。

  “联合国官员”提人记

  “我们是保密单位,不能随便透露身份信息。”当杨海波要求查看证件时,“联合国官员”显得极为气恼

  杨海波事后回忆,当时他就心生疑惑——保外就医只与犯人本身的健康状况有关,“慈母体弱多病”无论如何都不是保外就医的理由?既然来头这么大,为何监狱没接到上级通知?

  “我们是保密单位,不能随便透露身份信息。”当杨海波要求查看证件时,高个男子显得极为气恼。

  “没证件我怎么相信你们?”杨海波说。

  高个男子不情愿地掏出两个证件,《联合国维和部队总司令部特别通行证》、《全世界维护世界和平联合联络工作证》,姓名均为“吴廷标”,职位分别是“办事员”和“专员”。

  17点13分,多名监狱官员、武警赶到现场,双方展开一场争论——

  “最起码的到这里来提人的程序你们知不知道?”

  “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你提什么人?”

  “我上面叫我们来的。”

  “你上面是谁?”

  吴廷标所谓的“上面”指的“中南海”。争论期间,吴廷标号称自己拨通了“中南海”的电话。

  自始至终,矮个男子沉默寡言,表情局促不安。吴廷标则语气强硬,对于自己身份遭到怀疑,数次恼怒地拍了桌子。他还出示了自己和邓小平、胡锦涛等国家领导人的合影,但PS痕迹明显。

  “到时候我们的人下来就要带走你、找你麻烦,你知不知道?”吴廷标环顾一圈,指着拍照摄像的工作人员厉声责问。

  盯了杨海波一会后,吴廷标将身子重重地靠在椅背上,目光撇向别处,叹息道,“太蠢了。”

  19点15分,吴廷标及其同伴被警察带走。这场持续了三个小时的提人闹剧画上句号。

  经查,吴廷标与联合国毫无关系,他与矮个同伴林术祥系湖南省花垣县的两名农民。4年前,林术祥的堂弟林国昌因非法集资获刑15年。今年4月,林术祥见林国昌的母亲年老,动了“把林国昌从监狱捞出来”的念头,他找到吴廷标,遂上演那幕闹剧。

  吴林二人最终因“招摇撞骗”分别被治安拘留10天、6天。

  不只是农民

  吴廷标66岁,当过兵,做过体育教师和大学保安,最为漫长的一份职业是为当地的铅锌矿场做了20年的看守人员

  吴廷标毫不起眼的人生在2013年3月发生转折,成为了“联合国维和部队总司令部”和“全世界维护世界和平联络办公室”的“办事员”和“专员”。较之他之前大半生的履历,这是两份“显赫”的头衔。

  5月22日,记者在岳阳市君山区看守所见到吴廷标,问他“联合国”相关证件是怎么办理的。他说,去年在重庆街上走着,突然有人塞在了他手中,他也不知道那人是谁。

  记者问,证件上有你寸照,明显是在端坐情况下拍摄的,它从何而来?吴廷标露出大惑不解的神情,“我也不知道啊。”

  对于提人时所持的相关文件,如有国家领导人签名的回复,吴廷标一开始坚称是真的, “是国家的一个政府部门,但部门名称我要保密。”

  此后,吴廷标翻供,称文件是4月24日至26日间,自己在重庆一家“记不清地址”的打字店里,打印了提人所需的各种文件。

  5月22日,君山区警方当着记者的面打开吴廷标挎包,里面除了账单,还有许多寸照与身份证复印件。

  记者看到,账单写满了各种名字和金额,内容由“办证费”和“生活费”两部分构成,如:

  “交办手续费名单:2013年农历10月初六杨秀春4000元(相片、身份证),2014年正月二十一日杨三妹交办证费5900元(相片、身份证)。”

  “2013年9月28日交费名单:杨秀春交200元,杨胜坤交100元,屈代华交100元,杨胜坤交300元……”

  吴廷标辩称,这是“替人办洗矿证”的钱。这显然又是一句谎言,据办证人身份证信息显示,他们中许多都是年届七八十岁的老人,不符合洗矿工的年龄;且一个洗矿证不可能高达6000元,更无须按月交费。

  两个证件6000元

  买证者承认,2013年9月,他花6000元在吴廷标那儿办《联合国维和部队总司令部特别通行证》、《全世界维护世界和平联合联络工作证》两个证

  5月26日,记者按照杨三妹身份证上的信息,在保靖县毛沟镇永和村找到这位64岁的老人。毛沟镇离吴廷标所居住的花垣县团结镇很近,相距十多分钟车程,且同在团结镇赶集。

  杨三妹寡居在家,同镇的儿媳和她几乎不来往。她的庭院里堆满废纸板和编织袋。她靠捡垃圾维生,每个月收入百余元。按当地说法,她办证所花的5900元,几乎是这位老人的“棺材本”。

  杨三妹承认自己认识吴廷标,但谈及“司令部”的组织情况及办证费用时,便缄口不语。

  嗣后,记者联系上杨秀春的母亲。他母亲一听说是记者,便称儿子的电话号码已经更换,随即挂掉电话。

  记者走访数位吴廷标名单上的人员,他们大多对吴廷标其人赞不绝口,但一谈及“联合国维和部队总司令部”便都守口如瓶。记者发现,办证者多是些乡镇老人,且绝大部分为独居者。

  5月30日,记者联系上两名愿意作证的成员。

  吴启学是重庆市秀山县里仁乡的一名养殖场退休职工,他向记者承认,2013年9月,他花6000元在吴廷标那儿办《联合国维和部队总司令部特别通行证》、《全世界维护世界和平联合联络工作证》两个证。

  吴启学回忆,吴廷标常去秀山县的玉宝寺(音)拜菩萨,两人因此认识,当时一同办证的还有另外四名村民。里仁乡位于重庆东部,与湖南湘西州接壤,相距花垣县不到两小时车程。

  吴大才是吴启学的乡邻,他告诉记者,吴廷标向他们兜售这个证件时神神秘秘,所说不多,但强调有了这个证,“就可以走遍全中国,没有人敢妨碍他们。”

  吴启学表示,他和一同办证的五人只交了一次性的费用,而湘西地区的组织成员还需要按月逐级向组织缴纳会费。

  记者查阅吴廷标所持账单的翻拍照片,上面记录着,“2013年8月份交给师傅3000元,9月交师傅2700元。”

  特权、宝藏的蛊惑

  如吴廷标兜售证件时所说,“走遍全中国,没有人敢妨碍”,记者调查发现,确有很多人持维和部队官员身份,进行各种可笑的行骗

  张新则是另一个以身试法的例子。